当前位置:文化起源

从各个国家和地区的立法政策

从各个国家和地区的立法政策

  对于女性来说,“生理假”既熟悉又陌生:很多国家和地区都在推广“生理假”,不少公司也通过相应政策告诉女性,公司非常尊重女性权益。但是,这个政策对很多女性本身却非常陌生,因为她们自己根本不愿意请这个假。

  和平常一样,阿坎莎·谢达(Akanksha Seda)在这一天准时来到公司,但是她突然发现自己来了月经,她感到难以忍受的疼痛。和以往不同,谢达并没有绞尽脑汁去克服疼痛, 忍受这突如其来的“十级阵痛感”。谢达主动找到领导,说她决定请一天“生理假”。

  阿坎莎·谢达“主动请生理假”的举措,在印度乃至世界各地都引起了激烈的讨论。很多专家认为从政策本身出发,这个政策确实是从女性权益出发的。可是在实施过程中,“生理假”却有可能阻碍女性的职业发展。

  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维多利亚妇女信托基金会(VWT)为正在经历月经和有更年期症状的女性员工提供“12天带薪休假”的政策。公司的高层表示,他们知道生理期在一定程度上还被人们认为是文化禁忌,他们希望通过实施这样的政策,使得社会各界对这个问题予以高度重视。但在法国,当一名记者联系当地一家小型创业公司的员工,想了解更多有关其“生理假”的政策时,该公司的女性员工却没有人愿意去谈论,她们也不愿意去请这样的假。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女性将这一举措视为禁忌闭口不谈呢?

  事实上,当我们把“生理假”当做热门话题争论不休的时候,喀拉拉邦(印度西南部的一个邦)的一所女子学校早已在一个多世纪前,就将这项政策惠及女性老师和学生身上。

  在喀拉拉的一个城镇特里普尼图拉,政府公办的女子学校从1912年起,就允许学生在期末考试期间请“生理假”,并且允许她们推迟考试时间或者论文提交的时间。根据历史学家P. Bhaskaranunni所写的一本书《19世纪的喀拉拉邦》(Kerala in the 19th Century)记载(该书由喀拉拉邦Sahitya Akademi出版社在1988年出版,被认为是关于喀拉拉邦南部各州在生活方式、宗教仪式、家庭关系以及教育、农业等方面的全面研究),该校的校长在当时首次批准了“生理假”。

  不只是在印度,“生理假”这一政策在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早已颁布。在印度尼西亚,根据1948年《劳动法》,妇女有权每月享受两天的生理假。在日本,《劳动标准法》第68条规定:“如果在月经期间工作,女性感到非常不适,可以请求休假,雇主不得在月经期间强制女性工作。”当然,日本法律要求公司允许在经期感到非常不适的女性休假,但并不要求为这些女性提供带薪休假或额外工资。

  在韩国,根据《劳动法》第71条,女性雇员不仅有权享受生理假,而且如果她们不请本应有权享受的“生理假”,也可以获得额外的工资。台湾的《就业性别平等法》规定,女性每月可享受三天的“生理假”,而且不计入30天的“普通病假”之中。

  自2015年起,赞比亚颁布法律规定,女性有权每个月休假一天。如果公司拒绝女性员工享有这项政策,她可以正当地起诉雇主。

  在欧洲,虽然目前尚未有国家将生理假纳入立法体系,但是英国、意大利、法国等欧洲国家的公司都在内部积极地推行这项政策。

  从各个国家和地区的立法政策,以及各个公司对政策的推行,我们可以看到,有如此之多的国家和地区都在积极地宣传要保护女性的权益,但是这项政策的落实情况究竟如何呢?

  根据数据统计,现在女性劳动力占全世界的40%,多达20%的女性在经期会感到强烈不适,但是大多数女性在拥有“生理假”且身体非常不适的时候,都会坚持工作,选择“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

  从1960年到1981年,日本女性请“生理假”的比例从20%降至13%,因为她们认为自己受到了来自社会的强大压力。2001年,韩国依旧准许女性请“生理假”,可是自那时起该政策就受到了来自各方的攻击,甚至被认为是对女性的歧视。印尼的女性可以以经痛为由每月放假两天,但该政策一直形同虚设。

  Co-Exist是英国的一家社公益公司,拥有大量女性劳动力,这家公司是英国首个推出生理假期的企业,但是推进的结果却非常不尽如人意。在欧洲,很多公司都在积极推行“生理假”政策,立法机构也纷纷在考虑将“生理假”纳入法律,然而立法进程缓慢而困难,存在非常大的争议。365体育直播

  那么,女性为什么会对生理假避而不谈呢?首先,月经是很多女性不愿谈及的话题。

  每当女性的“亲戚”到访,她们在办公室拿出卫生巾的时候,多数都是迅速地隐藏好,悄悄地溜到厕所。当别人问及她身体为何不适,或者脸色为什么如此苍白,大多数女性会找一个合适的模糊的理由搪塞过去。有人也会说出真实原因,但是说出口的时候,往往都非常小声,似乎这件事张扬出去就是极大的丑事。但其实她们也不知道为何从小到大,向别人表达来月经这件事的时候都会难为情。

  其实“月经”背负“污名”已经非常久了。很多现代女性自青春期开始来月经的时候,就会把它视为一种非常不干净的东西。在印度,女人们拒绝提及月经,这是一个巨大的社会禁忌,因为她们认为经期中的女人是不纯洁且肮脏的,认为这是一种疾病甚至是被诅咒的预兆。

  对于买卫生巾这件事,印度女性都会觉得这是非常令人羞愧的事情。即便是在印度城市里,有75%的女性仍然在购买一种棕色包裹或者报纸裹着的垫子当作卫生巾使用,她们将不去购买卫生巾视为一种躲避月经带来耻辱感的方式。一部根据印度真人真事改编的电影《护垫侠》(Padman),就描绘了这种在印度根深蒂固的“月经羞耻”。

  电影Padman剧照,拉克西米坎特·拉希米·乔汉和歌雅特瑞是一对夫妻。拉希米看到老婆来月经时,家里人对她的种种冷遇以及老婆在月事时用着肮脏的布条感到非常心痛。于是开始自己发明好用的卫生巾。

  从根本上来说,月经的污名化还反映了社会上男女关系的不平等性。Sherry Ortner在她的一篇文章(“Is female to male as nature is to culture?”)中指出 :月经常常伴随着身体不适,有时甚至很痛苦;它往往和负面的情感相关联,并且在任何情况下都有可能牵扯到一些麻烦的情况:例如清洁和“废物”处理。

  Sherry Beth Ortner是美国文化人类学家,自2004年以来一直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人类学杰出教授。

  格洛丽亚·斯泰纳姆(Gloria Steinem)在她自己的一篇文章《如果男性有月经》(If Men Could Menstruate)中写道:“如果突然,非常神奇地,男人可以来月经,而女人没有这项生理功能了,会发生什么呢?毋庸置疑,月经会成为一个令人羡慕的,有意义的,具有男性气质的事件:男人会吹嘘自己的月经有多久和持续了多长时间。为了防止男性因为每月身体不适而失去工作,国会将资助国家开办痛经研究所。卫生巾用品将免费发放。年轻的男孩会把它视为男子气概的开端,人们会用礼物、宗教仪式和家庭聚餐来庆祝这个事件。更年期也将被视为一件积极的事情,不再是青春时代终结的标志。男性自由主义者和激进分子会坚持认为男女是平等的,只是不同的是,他们会要求女性愿意承认月经权利的首要地位。”()

  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男性掌握主动权的社会里,如果男性有月经,似乎女性曾经面对的种种问题与疑虑都将不再是问题。

  格洛丽亚·斯泰纳姆是一位美国女权主义者、记者以及社会和政治活动家,她是20世纪60年代后期和70年代妇女解放运动的代表人物。她是一位著名的作家和政治人物,已经创立了许多女性运动的组织和项目,并已获得许多奖项和荣誉。

  很多女性拒绝请“生理假”,因为她们害怕自己请了“生理假”反而更加备受歧视。月经本是女性无法抗拒的生理现象,但是,当女性开始请“生理假”的时候,围绕她们的声音也许并不是对她们追求自身权益的赞美,反而是对她们要耽误工作时间的嘲讽。现代社会的工作压力越来越大,很多女性在一些行业中已经备受歧视,她们担心雇主本来就因为女性要休产假,还要照顾家庭而不愿意雇用女性,如果现在还要请“生理假”,雇主就更不愿意雇用女性了。还有些女性担心自己休息之后耽误工作进度,使得自己的职场晋升之路更加艰难。根据BBC新闻网上的一篇报道指出:“‘生理假’这个词会给人带来负担,那些从来没有经历过严重痛经的人可能会得出毫无依据的假设;例如,‘那个女人因为不太严重的问题得到了一天假期’。所以在种种歧视的恐惧之下,女性面对生理假基本上都是拒绝的态度。”

  很多国家和地区的社会文化,以及企业的自身文化当中,都推崇快节奏、高效率的工作方式,这些追求高效,工作压力比较大的公司也并不喜欢给女性放生理假。香港是一个生活节奏非常快的社会,人们步履匆匆,与时间进行赛跑。同时,香港是世界上生育率最低的地区之一,很多雇主不愿意营造轻松的工作环境,因为他们觉得这样会让人的效率变低。Nike在2007年正式将“生理假”纳入员工守则,并推广全球的Nike分公司中。虽然Nike写道“Nike offers menstrual leave in all of its global locations.”(Nike在全球的公司中提供生理假)。但是, Nike的“生理假”并没有普及全球所有的旗下公司。很多在香港Nike工作的员工,都表示没有“生理假”。

  中国有一些省份其实也有“生理假”的规定,例如2016年,安徽省出台了一项新规定,允许患有严重月经痛的女性,在每月出示医疗诊断证明后,每个月休息一到两天。很多省份也在积极拟定“生理假”,但是女性是否可以切实享受这一权益其实才是更重要的问题。

  “生理假”这一社会问题,更多反映出来的是男女在职场以及社会上的不平等问题。我们也应该通过“生理假”这一问题,去理性地反思如何让女性享受到更多的权益,不再把自己本应该享有的权益视为禁忌。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898-872886640
  • 传真 : 0898-55668899
  • 邮箱:YuMing@YinSiBaoHu.AliYun.com
  • 地址:北京市碑林区卧龙小区1层

Copyright © 2002-2018 365体育投注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898-872886640

传真:0898-55668899

地址:北京市碑林区卧龙小区1层 网站地图

邮箱:YuMing@YinSiBaoHu.AliYun.com